年终总结:2021年度电子商务十大事件

拼多多员工猝死事件

2021年电商江湖的腥风血雨,是从拼多多开始的。

1月3日,一名供职于拼多多旗下多多买菜业务的23岁员工,在凌晨1点下班的路上猝死。此事一出,立即引起了公众对互联网大厂不合理加班制度的强烈谴责。

然而,还没等事件平息,1月9日又有一位拼多多员工在家中跳楼自杀。随后拼多多发布公告,称死者系拼多多技术开发岗工程师,并对其不幸离世表示深切哀悼。

1月10日,另一位拼多多员工在脉脉上发帖,称看到同事被抬上救护车,并附上了照片。当天晚上,该员工在知乎发表视频,称因为该行为被拼多多开除。舆论再次一片哗然。

一个月内连续三起负面事件引发全网热议,不得不说拼多多给这一年定下了一个诡异的基调。

货拉拉女孩跳车身亡

2021年的春节还没到,货拉拉又出事了。

2月6日晚,一位女性乘客在搭乘货拉拉搬家路上跳车身亡。经警方查证,乘客生前未遭受猥亵、性侵等暴力行为,仅与司机有口角冲突。

对于该乘客跳车的原因,主流的说法是因司机多次偏航产生恐慌,沟通未果后采取了极端行为。虽然悲剧的发生是个意外,但司机依然要面临牢狱之灾。

这起事件,无疑给整个互联网货运行业敲响了警钟。由于平台的不规范,货车在“载人”方面产生了诸多安全隐患,也是造成乘客身亡的间接原因。

阿里因垄断被罚182亿

看了不少“阴间新闻”后,大众终于迎来了喜闻乐见的“阳间新闻”。

4月10日上午,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宣布,认定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存在“二选一”垄断行为。根据《反垄断法》,责令其停止违法行为,并处以182.28亿元罚款。

从细节上看,调查认定的“二选一”并不只是像传统垄断那样,通过“市场地位”、“规则”和“奖惩手段”实现的,更是提到了“算法”和“数据”。可见去年12月宣布立案调查以来,市场监管总局确实对阿里进行了详尽的调查,这次互联网反垄断是动真格的,大有杀鸡儆猴之意。

对于行业来说,这是一个可以载入史册的里程碑式事件。害苦了无数商家的“二选一”终于画上了休止符。

如涵控股退市

阿里被罚后没多久,和它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如涵控股也跌下了神坛。

4月21日,“网红第一股”如涵控股发布公告称,公司已经完成私有化交易,即日起正式从纳斯达克退市。

或许你对如涵控股这个公司没什么印象,但你一定听说过网红“张大奕”。模特出身的张大奕,通过在时尚圈积攒的人气建立女装品牌,然后联合成立如涵控股,转型MCN,孵化KOL批量直播带货。她的商业之路,可谓诸多网红品牌的教科书。

而如涵的退市,也意味着“网红”的商业模式,越来越行不通了。

叮咚买菜、每日优鲜上市

由于同属于生鲜电商赛道,上市时间又相近,所以这两家放在一起说。

6月25日,每日优鲜于美股纳斯达克成功敲钟上市;四天后,叮咚买菜也正式登陆纽交所。他们的成功上市,无疑给生鲜电商行业注入了一针强心剂。

经历了2019年的生鲜寒冬,再到2020年疫情后绝处逢生,生鲜电商的发展道路十分坎坷。但正因如此,留下的都是身经百战的老玩家。

而叮咚买菜和每日优鲜所代表的“前置仓”模式,或许就是当前生鲜电商的“版本答案”。

张近东卸任,苏宁易购易主

与风光上市的他们相比,苏宁的境遇显得格外惨淡。

7月12日,苏宁发布公告:创始人张近东正式辞去苏宁董事长、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等职务,从即日起开始生效。同时,副董事长孙为民、董事孟祥胜也都在当天离任。

对于张近东的卸任,大家恐怕并不意外。因为从2015年开始苏宁易购就处于亏损的状态,到2020年已负债规模从561亿扩大到1361亿。

面对公司业务不振、债台高筑的现状,即使是这位纵横商界三十年的大佬也无能为力。

卸任,或许还能保留最后的体面。

贝店暴雷

同样身处险境的,还有著名的社交电商“贝店”。

8月9日,杭州贝贝集团总部被前来“讨债”的100多人围了个水泄不通。他们都是电商平台“贝店”的商家,因平台拖欠货款太久,不得不前往贝店的母公司总部维权。

据统计,截至当日贝店的总欠款达6000多万元。有的供应商已被欠了三个月,工厂已面临停工。受害者总数有1000多人。

两年前,贝店凭借用户高速增长获得了资本的青睐,却在两年内急转直下,到最后连货款都拿不出来,实在令人唏嘘。

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贝店的“河东”与“河西”,仅仅间隔了两年。

阿里员工性侵案

与贝店暴雷同时发生的,还有今年最大的“性丑闻”——阿里员工性侵案

用一句话概括事件就是:一位阿里女员工声称在一次应酬中,酒后遭遇了同事和供应商员工性侵。但由于证据不足,警方只对其中一位涉事男性实行了逮捕,另一位男性自称被冤枉,遂与女主展开了诉讼。

由于这起事件存在太多一点,男女双方的说辞都存在漏洞,不好下一个定论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职场臭名昭著的“酒桌文化”早该被摒弃了。

另外,不管女主的动机如何,阿里在这起事件的处理上显然是有问题的,暴露了管理上的漏洞,值得其他互联网大厂引以为戒。

互联网“破墙”,巨头互通

今年第二重磅的消息,要属各大巨头互联互通了。

9月9日,工信部召开“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”,要求阿里、腾讯、字节、百度等企业必须从9月17日开始按标准解除屏蔽,否则将依法采取处置措施。

之后的三个月中,各大巨头陆续采取了行动。比如淘特、饿了么接入微信支付,微信能打开淘宝、抖音链接等等,大厂APP矩阵间的壁垒逐渐被打开。

不过,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,互联网要实现真正“互联”,恐怕还得等上一些时日。

薇娅逃税被罚13.41亿

今年电商圈最大的事件,非薇娅逃税莫属。

12月20日,浙江省杭州市税务局宣布,黄薇(薇娅)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,通过隐匿个人收入、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虚假申报等方式偷逃税款6.43亿元,其他少缴税款0.6亿元,依法对其处罚13.41亿元。

薇娅逃税事件,可以说彻彻底底破了圈,从来不关注电商的“吃瓜路人”都惊掉了下巴,毕竟这是一个常人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数字。

对于直播带货行业来说,薇娅逃税事件也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。头部主播依靠流量优势牟取暴利的时代已然结束,直播电商的野蛮生长时代也宣告终结。

如此重磅的事件,也足以为电商的2021画上圆满的句号。

作者:风清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